书家文学 > 穿越之继妻不好当 > 第711章、偏执
    “星哥呢?”

    苏惜竹有些奇怪,按照惯例,星哥那孩子此时早就应该等在门口了,此时还没有动静,属实让苏惜竹颇感意外,虽然星哥不是妈宝男,但这孩子即使长大了也还是很粘人的。

    “世子和宇二爷还在祠堂跪着呢。”

    福平小声的说道,苏惜竹皱眉,虽然心疼,不过男人们惩罚孩子,她也不好阻拦,而且他们二人的确有不对的地方,受些教训也是好的,尤其是韩宇那孩子,都这么大了,行事还是很跳脱。

    “派人去看看,送些吃食和抗寒之物,如果他们夫人安排了,你们就不要出面了。”

    苏惜竹会这么吩咐也是害怕冷朵儿和韩宇媳妇胆子小,不敢做什么,所以韩星辰和韩宇收到苏惜竹的东西时,都是十分感动。

    “还是大伯娘好,我娘太狠心了,居然一点都不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韩星辰点头,的确,有娘的孩子像个宝啊,尤其是他娘特别好。韩星辰也韩宇两人都是大男人,又有武艺在身,所以一天后被放出来时虽然虚弱,但到底没啥大事,当然这也和韩战对于苏惜竹的行为睁一只闭一只眼有关系。

    晚上,韩战拿着特治的去疤药膏,小心的给苏惜竹涂抹,苏惜竹被韩战弄的痒痒的,不住的躲。

    “浓浓,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韩战声音嘶哑,苏惜竹看着韩战有些无语,她现在像梅花鹿似的韩战居然都能起欲念,该说自己魅力大还是说韩战果然对她是真爱啊?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事,我还这么年轻,还有好多事情要做,不会那么容易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兰熙帮你挡了第一波,你以为你现在能在这大言不惭的说这话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意外么?”

    谁知道会突然冒出一个娜丽莎,关键是还对自己有那么大的恶意,她也很委屈好么?毕竟疯子又不是常见的。

    “这话不如浓浓和岳父岳母说?”

    韩战挑眉看着苏惜竹,苏惜竹瞪大眼睛,我擦,不带告家长的?韩战太阴险了有没有?

    “咳,都是过去的事情,而且我也回来了,我爹娘年纪大了,就别吓唬他们了。”苏惜竹可不想面对爹娘的眼泪。

    “浓浓,我比你爹娘还要担心你,他们没了你还有你哥哥和你弟弟,可我没有你就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苏惜竹想说你没了我还有家族,还有孩子,可是看着韩战眼中的郑重,苏惜竹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也许曾经在韩战心里,家族什么的排在她之前,但现在,她的地位即使不能超过家族也差不多能比肩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随着韩星辰长大,能够慢慢负担起定国公府的一切,韩战越发看重苏惜竹了,不然他在谢兰熙时不会带上定国公府。

    那是表示除了倾尽他自己的全力外还倾尽全府之力,苏惜竹表示,她又些小高兴呢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放心,以后不会了。”她也很珍惜小命的。

    “浓浓,你要相信,如果你出事,我会屠尽害你的人,还有对你保护不利的人,然后去陪你,所以为了我,浓浓你也不要有事好不好?”

    苏惜竹寒毛倒竖,这是威胁吧?妥妥的威胁,完全没有感动好么?她就说,自从和韩战和好后,她总觉得哪里有问题,原来在这里。

    韩战这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些偏执了,只不过他脸好在加上行事聪明,整天端着谪仙范,所以大家都没有发现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好好的干什么要往偏执上狂奔?难不成是被她刺激的?可是她似乎也没做什么啊?

    “嗯嗯,你放心,对了,田绾绾什么时候进门?”

    苏惜竹决定转移话题,韩战笑了笑,手上动作不停,他就是吓唬吓唬苏惜竹,他现在可舍不得动她,只是草原那边最近还是太太平了,需要给他们找些事情做。

    “估计就这两天了,田绾绾进门后,浓浓你正常对待就好,这事交给星哥自己处理,他自己惹出的麻烦自己收拾。”不过是儿子一个妾室,不值得浓浓费心。

    苏惜竹点点头,其实田绾绾进门对冷朵儿影响最大,不过苏惜竹也是有些奇怪的,冷朵儿怎么好似和她记忆中不一样?难不成人会变化的这么大?

    “你说朵儿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奇怪的?是人都有欲望,她希望自己被认同,被赞扬,被羡慕,身居高位,这很正常。

    冷朵儿并没有变,只是她身边的环境变了,所以她处事的思维方式也会变,不是所有人都如浓浓你那般的。”

    苏惜竹叹息一声,她不是没有被繁花迷了眼,而是她当初的处境不如冷朵儿现在,再有她有前世的记忆,三观已经形成了而已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我们害了朵儿?如果她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,就没有这么大的压力了?”苏惜竹有些自责?

    “和我们有什么关系,是她自己没有调整好心态,也有星哥忽略的关系,经过这次,他们都会成长的,如果冷朵儿不摆正自己的心态,她和星哥是走不长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冷朵儿这个儿媳妇,韩战并没有太多关注,只要她以后不在作妖,给浓浓添堵,韩战并不在乎冷朵儿那些小心思的。

    苏惜竹叹息一声,只是想着有空多劝劝他们,不过具体如何还要他们夫妻自己处理,外人插手不了。

    “宫里有消息么?”

    盛和帝之前一直都用轻微中风的征兆,幸亏太医厉害,只是总是这么受刺激,对盛和帝大不利啊,这次病倒恐怕不会那么乐观了吧?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没去管,不过想来安家要放手一搏了。”

    盛和帝的儿子就剩太子和四皇子了,对比四皇子,太子反倒地位稳了,至于小皇孙们?盛和帝的身体恐怕支持不到小皇孙们长大,就算四皇子不动,恐怕太子也有些心急了。

    “多事之秋啊,你说小皇子真是四皇子推下水的?怎么感觉有些奇怪啊?”

    不是说四皇子没有动机,当时小皇子孤身一人出现在水边,机会太好了,四皇子要动手也有可能,只是他后面设计定国府那套/动作就显得画蛇添足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宫里的算计太多,说不定是谁渔翁得利,毕竟小皇孙和小皇子都摆脱了身边的人,没人插手肯定是不可能的,安贵妃早就死了,四皇子在内宫没有这个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怀疑淑贵妃?”

    “嗯,只是没有证据,我也不想去调查,那是皇家的事情,反正是谁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如果真的是淑贵妃,那她下一步要对付的岂不是皇后?”

    毕竟无论是太子继位还是小皇孙继位,皇后都比淑贵妃来的名正言顺且尊贵,尤其是小皇孙继位,到时后涉及到垂帘听政,淑贵妃会容下皇后?

    “放心,皇后那里我已经派人了。”

    韩战让苏惜竹别操心那些,现在什么都没有她身体重要,至于皇后和淑贵妃,当然是一直彼此牵制才行。

    韩星辰从祠堂出来后果然来了琉璃居,只是没有见到苏惜竹就被韩战撵走了,让他洗漱整理好再来,别想在他媳妇这装可怜。

    韩星辰表示,真没有,不过还是听话的走了,虽然他希望母亲心疼他,但母亲现在身体不好,他不想让对方担心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住处,冷朵儿目光满是期待的看着他,韩星辰没有理会对方,径直去洗漱了,他出来时,桌上已经摆放了合适的吃食,韩星辰也没拒绝,冷朵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夫君,我想明白了,之前是我不好,我想差了,你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不会在犯错了,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韩星辰深深的看了冷朵儿一眼,看出其眼中的坚决,点点头,母亲说的对,他们是夫妻,要相互扶持相互监督,只要不是犯致命性错误,就不能有事就直接判死刑。

    给彼此一个机会,对他们都好,毕竟韩星辰也不想留下遗憾,不想老的时候回想现在,如果再努力一番会不会不同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冷朵儿露出大大的笑脸,即使韩星辰比过去冷淡了很多,但是没关系,只要他们还在一起,一定会和好如初的。

    另一边皇后,盛和帝的眼神中带着惊恐的看着太医,因为他的嘴斜了,现在几乎有些说不出话来,而且手比以前抖的更加严重,甚至一侧身体是麻痹的感觉。

    盛和帝是真的怕了,过去他也有过轻微中风症状,但都养好了,现在却如此严重,盛和帝真心有一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真的需要静养,老臣,老臣只能按照之前那边治疗。”

    当初能把盛和帝医治成那样已经是他们太医院上下研究的结果了,那时盛和帝症状还算比较轻微,可现在已经属于重症了。

    中风是不可逆的,他们真的没有办法,只能保证不再恶化,可这话太医不敢说,他怕掉脑袋。

    另一边,有人小心的避着人去往了皇后的寝宫而去,看容貌,正是淑贵妃。